Ben's first Chinese Novel Creation

The homework that initiated by students themselves is sometimes far more interesting than that given by teachers. The assignment Ben sent me this week was the first chapter of a novel he wrote, and I was amazed and fascinated by how it was laid out.

Ben is a musician and a professor of cello at a University in usa, while his father was a poet laureate. Recently, Teacher Mandy is feeling that Ben might be ready to continue his father's talent and become a Chinese novelist.

You know, the expectations of readers are the driving force behind all writers. Therefore, the first chapter of this serialized novel is now specially featured on iMandarin’s website. Let’s enjoy the work together and look forward to Ben's next creation. Do you also want to know what happens next in this story? Please stay tuned and read it on time!


學生自己給自己安排的作業,有時候遠比老師給的更有趣。這個禮拜,Ben交給我的作業就是他創作的小說的第一章,而我真的驚豔於這部小說的鋪陳,並且深受其吸引。


Ben是一名音樂家,也是美國一所大學的大提琴教授,而他的父親更是一位桂冠詩人。Mandy老師覺得Ben可能想延續父親的才華,成為一名中文小說家。


你知道的,讀者們的期待是所有作家創作的原動力。所以,Mandy老師特別將這部連載小說的第一章,刊登於愛華語的網站,讓愛華語的大家一起欣賞並期待Ben接下來的創作。你也想知道故事接下來會怎麼樣嗎?請鎖定頻道,準時收看喔!


 

八天的陽光

第一章 : 在公園散步

「冷靜點!」

「冷靜點!」,他心想。「我必須冷靜下來!」

當然,這很難做到,但楊君明知道他需要把事情弄清楚。他很慌張,所以他需要先控制自己。 「控制自己」一直是他一生所依賴的方法,但也有一些嚴重的缺點。楊君明 的華僑父母教會了他這一點,經常提醒他,「只要你能控制住你的心,你就沒事」。 這對他一生都有幫助,但有時也阻礙了他。有時,他過度依賴這種方法。雖然楊君明 是一個小有成就的27歲男人,工作得不錯,但除非他把每件事都安排得井井有條,否則他什麼也做不了。他的問題是,如果計劃改變,他就會開始忐忑不安,無法繼續前進。

「就像現在」, 他想. 「如果我不明白發生了什麼,我怎麼能把事情安排得井井有條?」 所以他不得不冷靜下來。

「我就應該深呼吸一會兒,一切都會好起來的!」環顧四周,一切似乎都很正常。熟悉的陽光溫暖地照在他休息的波士頓公園一角。他感覺到他正坐在下面的那棵老楓樹是那麼堅固。他試圖專注於七月下旬鴿子和麻雀的快樂旋律,聽孩子們和寵物玩耍的快樂笑聲。他轉移視線, 看著一隻灰松鼠撕開一個星巴克的舊紙袋,看起來像是找到了一些 biscotti 屑來吃。不,不知何故,一切似乎仍然不真實。

「這該死的...」他已經不行,開始哭了。他感到不可思議,他怎麼能感覺到左臉頰上有一滴溫熱的淚水?那眼淚是有形的,他確定自己絕對不是在做夢!

為什麼呢? 到底是什麼讓他感到如此不安?從一個角度來看,一切似乎都很正常,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有些事情確實很奇怪。今天是波士頓另一個正常的夏日午後,和他之前經歷過的許多夏天一模一樣不是嗎?他勉強笑了笑,「拜託,沒事 ! 別傻了 !」 

但老實說,楊君明 感覺一切都不知何故 . . . 不真實。而其實他沒有錯。事實上,有一個關鍵部分是不可逆轉地不同。楊君明意識到,他在這個公園裡走來走去的過去一個小時裡,似乎完全沒有一個人注意到他。不只是人,就連鳥類和動物似乎都不知道他的存在。當他走到一群嘰嘰喳喳的鴿子面前時,它們沒有飛走,而是讓他穿過忙碌的鴿群。就在剛才,當他走向這棵樹時,他無法避免撞上某人的狗金毛獵犬, 但是他覺得 —— 不,這不可能 —— 但真的,他感覺到狗的頭穿過他的膝蓋。 儘管那樣,現在他仍能感覺到腳下堅實而潮濕的泥土和背上粗糙的樹皮。 他試圖用這個想法安慰自己:他絕對是有意識的,絕對不是在做夢。

他用力拍打他的腿(而且確實很痛),試圖振作起來。「求你了,楊君明!」他大聲懇求自己 ,「冷靜下來! 別再想了!」但無論他多麼努力 , 他還是無法理解究竟發生了什麼。

他暫時還沒有完全明白,要再過幾分鐘才能完全接受這個事實:他,楊君明,已經死了。

—未完待續—-

58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