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Chapter 11 第八天 君明告辭了 of Ben's Novel Creation 八天的陽光

這是最後一天的陽光了。所有的告別,都是另一個開始,對君明來說,也是如此。他很幸運地,擁有一位可以親自告別,也可以託付訣辭的人。 每一件事情的發生都有原因,每一個角色的出場都是上天巧妙的安排。 無論是等待或是被等待,都是圓滿的一部分。故事還沒結束,即便這是君明最後一天的陽光。



君明告辭了(第八天)


徐先生從床上坐起來,在清晨的陽光下眨著眼睛。他滿足地深深嘆了口氣,慢慢站起來,揉了揉後頸。今天早上的劍橋非常平靜,異常安靜。鳥鳴聲非常愜意,街道上的交通也比平常慢,甚至連噴射機從附近Logan機場起飛的聲音也顯得很平靜。這是一個令人愉快的寧靜早晨。

徐先生懶洋洋地打了個哈欠,笨拙地走進廚房。他感到右腿一陣刺痛,他突然發現,在過去幾年裡,他似乎沒有哪天身體有哪個地方不痛的。「我在變老。」他心裡想,隨即笑了起來:「我在說什麼呀? 我已經老了!」他微笑著搖搖頭。

他拿起他最喜歡的杯子,放入兩勺速溶咖啡,然後加入紅糖。他從電熱水壺裡倒入熱水,輕輕攪拌。像往常一樣,徐先生想起自己是多麼珍惜這個杯子。這個杯子是朋友透過專門網站,特別設計送給徐先生的生日禮物。杯子上是他幾年前去世的老黑色拉布拉多獵犬「Rambler」的照片。杯子上印著鼓勵的話:「Wag more,bark less!」(多搖尾巴,少吠叫!)雖然這句滑稽的勸告他已經讀了幾百遍了,但他還是笑了一笑。他看著他心愛寵物的照片微笑著說道:「很高興再次見到你,弟弟!」他倒入大約一英寸高的豆漿到杯子中,然後再次攪拌。

今天沒有什麼急著要做的事。徐先生幾年前已經退休了,今天早上他可以就這麼悠閒地度過。他走進客廳,在沙發上坐下。在沒有什麼特別的計劃的這個早晨,他喝了一口咖啡,懶洋洋地望著外面的街景。

Rambler,他的老朋友。有時候,他真的能感受到Rambler的存在。這種存在,指的不是所謂的美好回憶,而是他能感覺到這隻狗真的在他身邊。雖然徐先生看不到Rambler,但他能感覺到牠的靠近,有時還能感覺到牠在蹭自己的腿,甚至聞到牠的氣味。Rambler 的出現給了徐先生一種熟悉、親暱,以及跟牠玩樂時才有的歡快感。

徐先生一直有著這種超感官知覺。當他還是個孩子的時候,他以為每個人都跟他一樣,但很快地他就發現自己這個能力是很特殊的。徐先生有時還能感覺到有已經過世的人的存在。這種感覺只會持續一段時間,也許一周,然後祂們就會消失了。他實際上看不到也聽不到祂們,但他能感覺到一種溫暖、感受到祂們,有時甚至能依稀感覺到祂們的意圖或想做的事。他還沒有從祂們身上得到過非常具體、清晰的訊息,始終都只是一種模糊的感覺。

他不知道如何幫助祂們,除了平靜地陪伴在祂們「身」邊。雖然每個人的靈魂都沒有在他身邊太久,但幾年來,Rambler卻是一直斷斷續續忠實地陪著他。為什麼會這樣呢? 他永遠也不會知道。

他又深深地喝了一口溫熱的咖啡。


* * * * * *


徐先生已坐了幾分鐘,享受著這些愉快的早晨回憶,悠閒地啜飲著咖啡,當他注意到時,有些微妙的變化已經開始出現。他首先聽到了輕柔的咔噠聲,隨後房間裡面也變得略顯明亮和溫暖。

這對他來說並不陌生。他知道,正如他之前多次經歷過的那樣,應該有「訪客」即將到來。他輕輕地將自己最喜歡的咖啡杯放在面前的矮桌上,將頭靠在沙發背上。 他耐心地等待著。果然,幾分鐘之內,他就感覺到了祂的存在。 此刻,太陽剛剛從對街建築的屋頂升起,濃郁而溫暖的光線如純淨的蜂蜜般湧入房間,充滿了光明和溫暖。徐先生感覺自己的身體更加溫暖,一種深深的平靜環繞著他。

不過,這一次有所不同。這個存在比以往的都要強大得多。如果說之前的經歷是像細膩的鉛筆素描,那麼這次更像是一幅色彩厚實的油畫。他非常清楚、非常肯定地感覺到,有一個年輕人就在這裡,而且是他認識的人。

沒有絲毫的懷疑,徐先生知道祂就是一周前剛剛去世的楊君明。而且,在他想到這個名字的瞬間,腦海中馬上就聽到了一聲「是的!」。「聲音」是君明的。

徐先生一直是一個很屬靈的人,他也孜孜不倦地不斷精進著。這次的感覺雖然比之前都清晰, 但作為一個修行者,徐先生並沒有太過震驚或恐懼,也沒有興奮。他就像往常一樣,心情平靜,呼吸深緩,安詳而恭敬地坐著,耐心地等待著君明要說的話。陽光如治癒的波濤般湧進房間。不知怎地,客廳裡的光線竟比外面直射的陽光還要更亮,徐先生不得不閉上了眼睛。他想:「君明,我一直在等你。 你現在好嗎?」

片刻之後,君明的話語清晰無比地進來了:「我沒有痛苦,也沒有任何危險。我找到平靜了。」徐先生在心裡「聽」到了這句話,但毫無疑問,這句帶著青春氣息的話語,是君明的聲音,這絕對是君明說的。

接下來是一陣沉默,但徐先生依然深緩地呼吸,耐心地等待著。

那句話又來了:「我沒有痛苦,也沒有任何危險。我找到平靜了。」幾秒後,「徐叔叔,你聽得懂嗎?」

徐先生不需要出聲。 他只是在心裡給出了答案:「聽得懂。」

「徐叔叔,」君明繼續,「我得到了一份禮物,讓我明白為什麼在我身上會發生那些事情。事實上,現在我了解自己了。 我也收到一份珍貴的禮物,讓我可以選擇再回來,將一切圓滿。」沉默了幾秒,然後他繼續說道:「那時候,您可能認不出我,但我絕對會回來,而且我們很快就會再見!」

「我明白了。」徐先生默默地回應著。

「真的很感謝您,徐叔叔。我非常感恩我的朋友和家人,也謝謝所有幫助過我的人。對你們,我只有滿滿的愛和感激。」

徐先生確實能感受到這份巨大的愛和感激,就像溫暖的陽光包圍著他。他呼吸平穩,全神貫注於當下。

君明繼續說道,「我現在必須走了,但我會回來的。 徐叔叔,您知道該怎麼做!請告訴我的父母、告訴 Peppy 和我的朋友們我很好,我會再回來。拜託您了,如果是您,他們會相信的!」

「會的,」徐先生想道,「我答應你!」

又過了幾秒鐘的沉默。 然後,「順便說一下,您的Rambler 是一隻好狗! 牠幫助我找到了耐心。我也很感謝牠!」徐先生笑了,眼角已浸濕了淚水。

陽光正在慢慢減弱。

「唉!我得先走了。 再見,徐叔叔! 我們會再見面的!」他的聲音越來越遙遠。而就這樣,心裡不再不安的君明,如同遠方的雲彩悄然離去。

徐先生輕輕睜開眼睛,擦去淚水,輕聲說道,「君明,親愛的孩子,祝你一路順風!」


64 views0 comments

Comenta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