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6 鵝卵石咖啡屋 of Ben's Novel Creation 八天的陽光

#novelwriting for advanced level learners

如果可以穿越時空,你想見誰?你想跟他說些什麼? 可以挽回多少的遺憾?又或者,需要改變的從來不是故事的發展,而是故事裡的人? 所以,君明又遇見了Peppy!

If you could travel through time and space, who would you like to meet? What do you want to say to her/him? How much pity can be saved? Or, it's never the development of the story that needs to be changed, but the people in the story? So, Junming met Peppy again!

 

第 六 章

鵝卵石咖啡屋

Coffee at Cobblestones

    楊君明正站在 Chestnut 街和 Charles 街的交叉口上。和以前一樣,他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來到這裡的,他甚至不確定是不是同一天。但是波士頓的這一區,他很熟悉。這裡不僅是波士頓歷史悠久的 Beacon Hill 地區,而且 Peppy也住在這一區。

    幾秒鐘之內,他就發現自己已經站在鵝卵石咖啡屋前面了。 這是 Peppy 和他最喜歡的約會地點之一。現在他知道自己出現在這裡不可能是個巧合。

    他走到一扇窗戶前,想往裡面看看。但是在這個時間陽光總被窗戶反射回來,很難看進裡面。花了幾秒嘗試不同的角度後,現在他終於可以看到咖啡屋的裡面了。下一秒,他的心突然怦怦跳了起來——此時出現在他面前的竟然正是他前女友 Peppy 的臉!

    距離他們最後一次見面不過幾個星期,他幾乎忘了她有多麼美麗。突然間君明注意到Peppy淚眼汪汪、紅腫的雙眼,她皺著眉頭,看起來很累,彎著背、端著咖啡,茫然地盯著窗外。

    君明突然從迷茫中清醒過來。他原本不打算去找 Peppy的 (至少不是現在),但現在她就在這兒,在他面前!不,他不要浪費這個機會。於是他轉身就從門口走進去,在她左邊的高腳凳上坐了下來。

    像往常一樣,Cobblestones 的氣氛明亮而愉快。顧客們點了下午茶的飲料,也有些人正坐著吃他們的午餐,像是帕里尼、沙拉和湯。背景輕快的波薩諾瓦音樂更增添了熱鬧的氣氛。

    君明張了張嘴想說話,卻一時說不出話來。他不知道該說什麼,但真正讓他卻步的是,他擔心如果 Peppy 聽不到他說話,他不知道自己會有甚麼反應。但是轉念一想,難道他不應該試著說些什麼嗎?

    Peppy 拿起她的 iPhone 開始滑臉書。當她低頭看手機時,一滴眼淚就落在桌上棕色的餐巾紙上。她吸了吸鼻子,輕輕搖了搖頭,似乎努力想讓自己不要哭出來。

    看到這一幕,君明決定,自己一定要試著對她說些什麼。

    「Peppy 啊!」他輕聲說。「沒想到你真的在這裡!」

他的聲音微微顫抖,「哎呀,Peppy, 我真的很對不起妳!」他搖搖頭。他知道這樣沒有用,而且就像他害怕的那樣,Peppy 真的聽不見他。他開始哭了。

「寶貝, 妳真的聽不見我嗎?」他的聲音再次被壓低成耳語。他低下頭,看著地板簡單地說,「我真的好想妳。」

Peppy 沒有反應。她把手機放回桌上,深深地嘆了口氣,喝了一口拿鐵。君明想起自己之前是怎麼將意念傳遞給徐先生的,於是他想再試一次。他試圖想讓自己先冷靜下來。儘管他盡了最大的努力,但還是沒有奏效。他的狀態不對,現在的他有太多情緒了。他好絕望,他的呼吸變得短促,肌肉也緊繃起來。他真的不想失去這個機會,他不知道錯過這次來有沒有下次。

Peppy 仍然沒有意識到君明就在她身邊,她深吸了一口氣,拿起手機發短信。君明仔細一看,原來短信是發給他的!事實上,他也看到 Peppy之前已經給他發過好幾次的短信了。

君明連忙摸了摸褲子右邊的口袋,想要拿手機。他收到 Peppy 的短信了嗎?但他的口袋是空的。不知為何,他直到現在才想到自己的手機,但無論如何,找不到了。

「Peppy 啊!」他沮喪地低聲說。「我的天啊,寶貝!我沒有故意不回妳的短信! 我在這裡!就坐在妳旁邊!」他輕輕的把手放在她的肩膀上。他能感覺到她襯衫棉織的質地,還有她的肩膀隨著呼吸輕輕起伏。這絕對不是在做夢。 她真的就在這裡!但 Peppy就是感覺不到他的觸摸。多麼殘忍!

就在這時,背後有人打斷了君明的垂頭喪氣。「老兄,看看她手機上的日期」君明連忙轉身看誰在說話。是一個年輕人,一個咖啡師,大概二十多歲。他看起來有點像嬉皮,有著一頭亂糟糟的黑髮,穿著破舊的涼鞋、圍著一件髒兮兮都是咖啡漬的圍裙。

君明並這時沒空想為什麼這個咖啡師怎麼能看見他。 他匆匆轉身,仔細看著Peppy的手機。

「什麼鬼呀?!」他激動地叫道。(咖啡師聽到他說出這句話,不禁竊笑起來。)「是『五月』!!那是一個月以前耶!我不明白 . . . 意思是. . .我回到過去了嗎?」

「你終於明白了!」咖啡師笑著說。

君明轉身,疑惑地看著咖啡師。他想說什麼,但什麼也說不出來。咖啡師只是閉上了眼睛,搖了搖頭,輕笑了起來。「沒錯,楊君明,這是你們分手的幾天後。」他有些譏諷地側著頭,挑著眉看著君明。

這當然瞬間激怒了君明。他忽地站了起來,與咖啡師對視著。

「等一下,老兄! 你說清楚一點!現在是 . . . 你說現在是我和Peppy分手的幾天後,是不是?」君明突然有了一個奇妙的想法:「那麼,這意味著我現在我還活著?! 不是--我的意思是,現在另外有一個『還活著的我』在波士頓的某個地方。」他的思緒如潮水般湧來。「所以這也表示我可以改變發生過的事情?!我可以找到一個月以前的我,完全改變將要發生的事情!?」

咖啡師只是再次閉上眼睛笑了笑。他張口想要說話,君明卻搶先一步問道:「等等,我不知道你是誰,但我問你,我可以這樣做嗎?我能不能這樣做?」

但咖啡師只是搖搖頭,走回櫃檯後面。君明本來想跟著咖啡師再多問一些問題,但後來還是決定留在Peppy身邊。他知道自己現在找不回原先在教堂裡的那份平靜了,但他還是努力著想和Peppy說話。

君明試圖想放慢呼吸,但是沒用。於是他又試著閉上眼睛,但這只是加劇他的焦慮。他和Peppy用正常的方式講話,但她聽不見。他甚至敲打了桌子,因為他想起自己能打破Manny的窗戶,但這次他的手卻「融進」了桌子裡。接著他想到,既然碰到Peppy的肩膀時的感覺很真切,也許他應該試著輕輕推她一下,但他又不想嚇到她,尤其是現在。

Peppy一直盯著窗外,一臉茫然。現在她再次拿起了手機,給她的一個朋友寫了一條短信。她寫道:「我給君明又發了短信,但他還是沒有回應。看來我的最後通牒把他嚇跑了。」她加上一個皺著眉頭的emoji表情,然後發送了出去。幾秒鐘後,她的朋友回了一條簡短的訊息:「給他一些時間吧!」

Peppy把手機放回桌上,輕輕嘆了口氣,然後開始無聲地哭泣。君明默默地注視著她。過了一會兒,她的手機上跳出了這個朋友的另一條短信:「你們兩個是天生的一對!別放棄,Peppy!」讀完了,Peppy用手背抹去了眼淚,在走到洗手間的路上,把喝了一半的拿鐵扔進了垃圾桶。

這次,君明沒有跟著她,只是輕聲說,「我承認我被那個最後通牒嚇到了。但我變了,Peppy! 現在的我,已經不一樣了。」他此時不再感到急迫,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挫敗感。他對自己說,「一切都過去了。算了! 她應該已經把我放下了。」

就在這時,君明聽到身後傳來熟悉的笑聲。又是那個咖啡師。

君明轉頭看他,沒好氣地問,「笑甚麼笑?」並諷刺地補充,「你到底是誰?『咖啡先生?』嗯?」

咖啡師不為所動。他只是笑著搖了搖頭,問道:「你是不是忘了耐心?」君明瞇著眼睛,疑惑地抬頭看著咖啡師。

嬉皮咖啡師挑眉笑道,「哇,你真的以為世界只繞著你轉嗎? 那Peppy算什麼??」古怪的咖啡師笑得更燦爛了,輕輕拍了拍君明的後背,突然同情地說,「別擔心,兄弟!這還沒有結束啊!」咖啡師的說法讓君明感到莫名的安慰,還想多問幾句時,所有畫面開始消散,就像有人慢慢地調暗了燈光。幾秒鐘後,君明發現自己又回到了教堂,坐在原來的地方。他現在明白了,他剛剛經歷了一次短暫的時光旅行,穿越到一個月前,這絕對是真的。

但怎麼會發生這種事?難道死了之後,就可以在四度空間中毫不費力地穿梭嗎?雖然這個想法很有意思,但君明現在覺得這也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能有機會從Peppy的角度看到他們兩個分手後發生的事。此時,他明白這次的穿越不是巧合,而是一份寶貴的禮物。

只是之前灑滿教堂的明亮陽光,現在已經變成了柔和的深橙色了。太陽正在下山,而且有種熟悉的感覺再次出現--他的意識正在柔和地消失,他知道自己很快就會「睡著」。

他並不害怕。 只是期待著明天的到來。


19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