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 of Ben's Novel Creation 八天的陽光

Updated: Aug 17

#NeverThoughtICouldBecometheChineseTeacheraofANovelist

#從沒想過我會成為小說家的華語老師

#教學相長

#teachingbenefitsteachersaswellasstudents 我知道很多人都在等在這篇連載小說的更新,而身為老師的我可以成為第一個知道小說劇情發展的人,真的深感榮幸!教學相長,其實是學生在投入創作的過程中,教會我小說寫作的架構與鋪陳技巧呢! 大家引頸期盼的第二章,這就來了!你們想知道的那些情節,Ben竟然連我也不肯透露,只說,這部小說的架構他已經安排好了,到時候我們就會知道了!


I know that many people are waiting for the update of this serialized novel. And as his teacher, it's really a honor and pleasure for me to be the first person to know the development of the novel's plot. Teaching is mutually beneficial, in fact it's Ben teaching me the structure and laying out skills of novel writing in the process of devoting himself to the creation! Now the second chapter that everyone has been looking forward to is here! Those you are eager to want, Ben wouldn't even reveal to me. He just said, he has already arranged the whole structure of this novel, and we will know when the time comes!


 

第 2 章

山窮水盡 (兩週前)


君明已經受夠了。他坐在廚房的桌子旁,生氣地盯著牆壁。他嚐也沒嚐就喝了一大口伯爵茶,然後漫不經心地把杯子放在橡木桌上。他總是在想安定神經的時候特別泡這種茶,以傳統英式的方法,也是唯一正確的方法,來泡伯爵茶。這點讓他感到自豪。他會先用茶壺泡茶,然後在杯子裡加入牛奶,接著加入已經泡好的茶,最後再加一些糖。然後前後來回攪拌,而不是繞圈攪拌,也千萬不能跟杯子發出任何叮叮噹噹的聲音。這樣有條不紊的儀式感,通常會讓他平靜下來。

君明告訴自己早點下班是對的。他的老闆惹惱了他。事實上,Scott 越界了。因為他是法律諮詢網絡服務的經理,所以他應該明白自己顯然是在騷擾君明。Scott 不讓君明忙自己的事,他總是走進君明的辦公室,醜陋的瘦臉上掛著那抹假笑,假裝他是君明最好的朋友。但Scott 這樣做的真正原因是因為 CEO 說公司現在需要更友好的工作環境,所以Scott 想成為每個人的好哥們兒。 真是個傻瓜。

楊君明不需要什麼哥們兒,尤其是他的老闆。他真正想要的是讓他做他的工作,不受打擾。他的報告不是一直很好嗎?他的工作績效評估不是一直都很出色嗎?事實上,唯一得分低的部分是定義不清的「人際交往能力。」

「哎呀,那個 Scott,他當然會在人際交往能力上給我低分。」 他漫不經心地又喝了一口茶。事實上,今天這杯不煴不火的飲料其實沒有讓他平靜下來。

其實,楊君明又帥又機智。他身高180,有著英俊的臉龐與深黑色的眼睛,以及肌肉發達但瘦弱的體型。如果他願意,他甚至可以變得非常迷人。但「迷人的楊君明」很少見。他通常性格內向,喜歡獨處。

他仍然無法相信自己差點辭職了。「我為什麼那麼需要人際交往能力 ?」, 他想, 「我的職責是物流、分析和財務預測。我準備報告,處理數字和方程式。我需要互動的人只有 Scott ,而且已經太多了!」他生氣地扯掉了領帶,卻又把它卷得很整齊。「還有,我到底為什麼要繫個領帶?」他暴躁地想。「我到底想打動誰?,Microsoft Excel先生,是他嗎??」他笑了。這個諷刺的念頭讓他心情好了一些。

從表面上看來,楊君明過著很好的生活。他住在位於波士頓後灣 (Back Bay) 一個特別昂貴的地區,馬爾堡街上,在一棟漂亮而古樸的建築裡,他擁有一套非常整潔的公寓。他有成套的伊桑艾倫 (Ethan Allen) 家具,他的衣櫃都整理得有條有理,冰箱非常乾淨,裡面的東西也擺得整整齊齊。他和女朋友 ,Peppy(真名佩文),喜歡坐在舒適的沙發上一起聽音樂。如今,沒有多少人擁有帶六個揚聲器的立體聲音響了,但楊君明是個例外。不僅如此,除了 CD 之外,他還有許多稀有珍貴的黑膠唱片。

他跟Peppy都喜歡法國作曲家,尤其是拉威爾。Peppy總是將拉威爾描述為「具有閃閃發光的優雅和令人嘆為觀止的空靈」。君明想起這件事,輕笑出聲。Peppy真的是那樣說的,描述的方式是那麼高尚,真是太可愛了,太了不起了。但是這就是她:又可愛,又讓人覺得不可思議。她也很漂亮,很有趣,平易近人,總是笑容滿面。他們是非常登對的一對。當他感到悲傷或沮喪時,Peppy 總是知道如何讓他振作起來。她的笑容,她穿的鮮豔的衣服,她的笑聲,甚至她那傻傻的馬尾辮 – 這些總是能讓他振作起來。

但現在呢?,她已經離開了楊君明了。

「那又怎麼樣,究竟是誰的錯呢?」 君明自問。

但是此刻眼淚盈眶的君明,已經知道答案了。事實上,這都是他的錯。但他為自己找了藉口。Peppy 是在兩年前透過他的父母介紹給他的。 「我的父母!」他心想。「我們還生活在 1930 年代嗎? 他們是否還試圖著重振包辦婚姻的舊制度呢?」當然,Peppy 就是他父母喜歡的那種女孩。她彬彬有禮,完全懂得孝順。儘管 Peppy 和他一樣是 ABC,但 Peppy 比他更傳統,更像華人。這讓他很惱火。「我們都住在美國阿!在這裡為什麼要那樣呢?!」他想,Peppy 需要更關心的應該是他們兩個人的關係。但是,這又是另外一個愚蠢的抱怨。其實,君明有些嫉妒 Peppy 。雖然他為自己的華人血統感到自豪,但他對此了解的其實不夠。比如,當他的朋友問他關於中國文化的事情時,他總是覺得很尷尬。更別說那些常被問的典型愚蠢問題,比如「中國人用過叉子嗎?」或是,他應該知道答案的那種問題,比如,「孔子是什麼時代的人? 」。 但是,Peppy 對那些東西瞭如指掌。但是她也不是一個愛炫耀的人。雖然她出生在波士頓,但她對中國文化的理解仍然與在上海或台北長大的人一樣。還有一個他喜歡 Peppy 的點是:他從不怕問 Peppy 關於中國文化的問題,其實想想,他從不怕問 Peppy 任何問題。當他們在一起時,君明可以做他自己。比如,問道她關於中國歷史的任何問題,如滿族入侵,唐朝文化,或宋代漢服等,她的眼裡總是閃閃發光,描述地非常生動。他覺得她甚至把他帶到了現場,身歷其境地跟他手牽著手,一起探索。

他們也喜歡運動,尤其是慢跑。事實上,他們兩人的初吻就發生在查爾斯河邊,那是一次慢跑後的休息時間。彷彿昨日一般:他們坐在長椅上,看著早晨的陽光在河面上閃閃發光。君明讚嘆:「哇,這真是一個完美的早晨!」然後突然間,毫無預兆地,Peppy 溫柔地吻了他一下,說:「現在才是真的完美了。」他記得那時候她美麗的笑容和水汪汪的眼睛。

正在喝著伯爵茶的楊君明此刻忽然感到一陣痛楚的悔意,眼眶泛著淚。天哪!他好想念 Peppy !不管怎樣,現在已經太晚了! 他清楚地記得他們是怎麼分手的。Peppy 站在門口,一臉懇求,噙著眼淚說,「君明,我愛你,但我有我的極限。」然後她就走了。

他的思緒被電話鈴聲打斷了。 是他母親。「Hi, mom, 你們怎麼樣?」

「你在工作嗎? 有沒有打擾你?」 她問。

「No, I left early today. 怎麼了? 」

她停頓了一下,然後說:「現在方便講話嗎?」

君明有些不耐煩地回答:「沒事,媽,What’s going on?」

再一次,君明母親在開口前又停頓了一下,然後,有些故意輕聲地說道:「你知道爸爸媽媽有多喜歡波士頓,對吧?但事情是這樣的,在我們退休之前,我們可能只剩下 10 年的工作時間了。」接著,她說話開始有些急促,「你爸爸現在有了一個難得的機會,可以成為公司的高層管理人員,跟現在一樣的公司, Sony, 然而現在有一個小問題 . . . 」

君明屏住呼吸,等著媽媽繼續說。幾秒後,他失去耐性,「媽,妳快說吧!你說的小問題是什麼意思?」

她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繼續說:「好的,這個機會是... ,你知道的,在一般情況下,爸爸是不會想搬家的,但是這次薪水要比之前高得多,並給了他很大的彈性 ... 」然後,她突然丟出一句話,「...反正,我們必須搬到東京辦事處。」

「東京?What’s that?」

「東京 is Tokyo.」

「什麼? 在日本? 日本東京?Tokyo in Japan?Are you kidding me? 爸爸連一句日語都不會!這樣怎麼行?」

「爸爸說他們都說英語,他也打算上一些基本的日語課。還有——嗯,其實你應該已經猜到了——東京離上海比較近,你爸爸還有親戚在那裡。從東京飛到台北也只要幾個小時,我們也可以回台北拜訪你的阿公阿媽。他們已經老了,你知道嗎?」

這讓君明越來越焦慮。他不喜歡變化,尤其很難接受巨大的變化。他知道他無法左右父母的生活,他也知道自己已經獨立生活了幾年了。但他住的地方離父母家一直都只要幾分鐘的路程。而且劍橋的那所房子也是他長大的地方,他們怎麼能夠就這麼離開呢?他總是可以坐幾分鐘的紅線地鐵,就回爸媽家休息,吃媽媽做的飯。那也是他的家,不是嗎? 他很熟悉,也很喜歡這樣。楊君明非常焦慮不安,他能感覺到自己的心跳越來越快。

君明的思緒被媽媽的聲音打斷:「你理解的,齁,君明?」她聽起來很抱歉,還有些擔心。「You know we love you very much,我們也非常喜歡現在的房子和這座城市 . . . 但這對你爸爸很重要。老實說,隨著年紀越來越大,我們也越來越想住在離家鄉更近的地方。」

「可是這裡就是我們的家啊!」他知道他聽起來像個小孩。「為什麼突然想去日本?」他知道這個問題毫無意義,因為很明顯地,他的母親已經給了他理由。

君明的母親試圖安撫他 ,「好吧,別擔心。我們10月份才走,這件事以後有空再聊。」她急忙轉移話題,「你周六要來吃晚飯,對吧?別忘了告訴 Peppy喔!」

「媽媽,我們已經分手了!Did you actually forget?」

「哎呀!我錯了!媽媽在說什麼呀?!——對不起!對不起!!!」媽媽的語氣變得更加委婉,「不然你星期六來的時候,媽媽給你做一頓豐盛的大餐,好不好?」

君明嘆了口氣,「OK, Mom。 謝謝, 星期六見。」他希望他現在聽起來成熟一點了。

他們又聊了幾句,就掛斷了。

他能聽到外面有一隻狗不停地吠叫。重複的噪音讓他很惱火。那杯茶也已經涼了,他把茶拿起來一口喝完。

爸爸的決定對君明來說太過分了。他的人生突然間累積了太多可怕的事情了,而現在他的父母又要搬到日本去。就在幾週前,他還過著他認為很美好的生活!. . . 也或許不是那麼完美,但是現在他覺得他所愛的每個人都在離開他!現在的他就像活在一個瘋狂世界裡!

他希望一切都回到以前的樣子。他真的很想睡一覺,然後從這個噩夢中醒來。

此刻對他來說算是山窮水盡了。

然後,突然之間,他從回憶中驚醒。他又回到了公園,坐在樹下,感到有些緊張,他警覺地環顧四周,發現陽光依舊燦爛,孩子們也還在嬉笑嬉戲。什麼都沒有改變。可現在他終於接受這個事實,意識到:他已經死了。

「我死了!天啊!我真的死了!」但不久之後他又想,「那現在怎麼辦?難道我就只坐在這裡,其他什麼都不做嗎?是這樣嗎?」他深深地吸一口氣——不,不是那樣的。他必須做些什麼。 但實際上應該做什麼呢?誰能幫他把事情弄清楚?!這是他現在需要的。

楊君明需要幫忙。



24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