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Chapter 12 團聚 在六年後 of Ben's Novel Creation 八天的陽光

Updated: Sep 8, 2023


整整一年了。從Dr. Myers 開始寫這部小說第一個句子到最後一章。 不敢相信,我們真的一起努力了一年,並且完成了它。

這一輪春夏秋冬,無論生活有多忙碌,演出或是大學教職給他多少壓力, Ben 從來沒有停止過敘述這個故事,或快或慢,或多或少, 他就像位吟唱詩人般,以自己的節奏向這個世界訴說情衷。


這早就不只是一部小說!這是一位華語學習者,孜孜屹屹的努力成果。是一位藝術家,透過文字坦露的人生體會。更是一位修行者,想對世人訴說的生命理解。


後來我才知道,最後一章,是他忍著強烈的背痛完成的。而他開始只告訴我,自己流著感動與不捨的眼淚寫完了這最終章。在修改他的字句時,我感受到了他寫時的狀態可能不太好,更感受到了他細膩的佈置與充沛的溫暖,躍然於文字之上。

「所謂的失去,其實從來未曾離去。」這是我愛極了的一句話。

我們無可避免地總是失去,即使天真地以為自己理當擁有。 所幸痛苦與遺憾,在智慧與愛中也都轉化成了生命的珍珠。 There is always the ray of hope:)


這是一部小說的完成, 但不是結束。





團聚(六年後)


那天是五月中旬一個晴朗的周日上午。空氣清新,氣溫怡人,波士頓的初春總是給人一種煥然一新的感覺 ,充滿歡樂和青春的氣息。陽光照耀著楊家一家人——君明的父母,叔叔嬸嬸與他們的小兒子。大家坐在查爾斯河 Esplanade 畔的草地上野餐。河水、鳥兒和微風的輕柔聲音為這一小群人帶來了小夜曲。其他人也都在享受這美好的一天。 孩子們和小狗在河邊和草地上玩耍。偶爾有慢跑者沿著附近的自行車道輕鬆地邁著大步前進。

這個小男孩,瑞明,顯得格外開心。畢竟,在他五歲生日的這一天,他與家人一起享受野餐,並期待著他的生日禮物。而且今天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日子,因為會有件特別的事情將要發生。

大家的心情都特別好。瑞明的父母為這個生日野餐已經準備了幾個星期了,並且一直祈禱這天能有個好天氣。這個生日聚會有著特別的意義,他的誕生是一份雙重的祝福。對他本以為永遠不會有孩子的父母來說,他是個驚喜,同時也讓楊家的兩家人更加緊密。瑞明在君明去世後一年便來到這個世上,他是這麼快樂、可愛的孩子,他的伯父伯母也都忍不住愛上他。

確實,當他們聽到楊家即將迎來一個新成員時,他們還沒有從突然失去兒子的陰影中恢復過來。 尤其是君明的媽媽,本來大家還擔心她會作何反應,但在見到剛出生的瑞明後,她的心馬上就被他笑瞇瞇的眼睛和可愛的模樣擄獲了。

當然,她和她的丈夫永遠都無法從失去兒子的痛苦中完全康復,但瑞明給了他們另一個付出愛的機會。 瑞明是一個特別陽光快樂的孩子,很少哭鬧,總是回報給家人滿滿的歡笑與愛。

瑞明剛剛吹滅了生日蛋糕上的五根小蠟燭,媽媽正準備把蛋糕切下來分給家人時, 一對年輕夫婦也帶著他們的小女兒出來散步,經過他們身邊。 瑞明的母親正想遞給他一塊小蛋糕,但瑞明卻抬頭直直看著那位女士,沒注意到他母親。

「嗨,阿姨妳好!」 他說。

「瑞明!」他媽媽說:「別打擾人家——趕快吃你的生日蛋糕吧!」

但這對夫妻卻停了下來。 美麗的女士轉身尋找那串可愛的童音從何而來。 她走近了些,對男孩說:「你好,小朋友! 你們在做什麼呢?」也有些尷尬地跟大家致個意。

「我們正在等著妳呢!」 瑞明的笑意更濃了。 「你結婚了吧? 她是你的女兒嗎?」

「瑞明!」 他媽媽說:「不可以沒禮貌!」

年輕女士輕輕一笑,決定跟他玩一玩: 「對啊!結婚了啊! 這位就是我先生!」她點頭表示,先生說:「你好!」

「這是我女兒,Hope。」 她摸摸女兒扎著馬尾辮的頭,小女孩燦爛地笑喊,「嗨!」

「你結婚了呀!好棒喔!」瑞明天真地說道。 他微笑著補充道:「我一直希望會這樣!」

此時除了瑞明之外,大家對他說的話都有些驚訝,一時間陷入靜默。

那位女士的好奇心受到了驅使。 她挑起一邊的眉毛,問道:「小傢伙,我們認識嗎?」

瑞明笑道:「當然認識啊!」

「哎,瑞明!不可以亂說話。」父親告誡他。

「我沒有亂說啊,爸爸!」 然後轉身對年輕女士說:「我知道妳今天會來啊。 所以我要在這裡派對,這樣就可以再看到你了!」

她感到背脊一陣發麻。與此同時,瑞明的媽媽突然想起一件事讓她有些震驚:瑞明確實特別要求要在「上午晚些的時候」在「河邊」舉辦生日聚會。當時,她只是覺得這個孩子竟然提出這麼具體的要求很好笑,但她還是按照他要的安排了。

年輕的女士現在顧及不了社交禮儀,走到男孩面前,將手輕輕地放在他的肩膀上。 她裝作若無其事地問瑞明:「哦?真的嗎? 那你叫什麼名字?」 雖然她想表現得若無其事,但她急切地想弄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我們是在哪裡認識的呢?」

他輕聲笑道:「我叫瑞明。 妳也可以叫我Ray。」他抬頭看著她,「但是,你早就知道我們是在哪裡認識的啊!我們就是在這裡認識的啊,Peppy!」

說完後,大家發出了一片驚呼。

「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Peppy 問道。 但當她低頭看著瑞明微笑的眼睛,一股強烈的熟悉感襲來,她確定這個問題的答案了。

瑞明有點開始臉紅。「哦!妳知道我本來就認識妳啊, 然後 . . . 」他的臉更紅了 「我們就是在這邊變成 . . . 嗯 . . .很好很好的朋友的啊!」

「什麼?我——」

這時,瑞明的伯伯瞪大眼睛看著這位女士。 用結結巴巴的聲音問道:「等一下,不會吧!真的是妳嗎,Peppy?」

Peppy 猛地回頭,發現說話的人正是君明的父親。自從君明的葬禮之後,他們已經六年沒有聯繫了,可能對每個人來說都太痛苦了。她熱淚盈眶地點了點頭:「楊叔叔? 是的! 是我!」她連忙回頭看向瑞明,心中滿是驚喜,現在她完全明白了。

楊先生驚呼道「哇,一切都是真的!老徐真的見過君明!」

但瑞明對此當然不感到驚訝。 他只是很高興再能次見到 Peppy,也很高興她有了一個美好的家庭。 他一直很想念她!

他站了起來,使勁拉著 Peppy 的手。 「一起坐下吧! 今天是我的生日! 我們一起來吃蛋糕吧!」

還沒等她回答,Peppy 可愛、小臉胖嘟嘟的女兒,Hope,就笑著對瑞明說:「Ray,生日快樂! 我們一起玩,好不好?」

「好啊! 我有一個球」他指著他的彩色小沙灘球,「我們可以一起玩!」

「耶!」,Hope 高興地大叫起來, 跑過去撿起了球。

Peppy、她的丈夫和女兒坐下來一起加入這個生日野餐,他們開始興奮地談論著過去和現在,更新那些錯過的一切。 瑞明和 Hope 一起玩著球,又笑又跳。看著兩個孩子玩得那麼天真、那麼開心,大家都感到了滿滿的幸福,更加喜樂了。


已經六年了。

六年前,發生的那件事讓大家措手不及。 一切來得太突然且令人費解,只留下一片荒蕪。他們已經走在復原的路上,生活基本上也已經恢復正常,正如他們所說的,生活總要繼續。儘管如此,一直都還有些疑問與自我懷疑痛苦地困擾著所有人。

但現在呢? 在這一瞬間,一切都化解了。猶如一縷陽光照亮了糾結六年的黑暗。 原來,所謂的失去其實從來未曾離去,而是以一種美妙的形式轉化了。

這一天,真的很快樂,也是非比尋常的一天,充滿著溫暖、愛和陽光。有那麼多的事情要分享,有那麼多的未來可以期待,還有那麼多的事情值得感恩。

檸檬水般的陽光,溫暖、起伏的光芒籠罩著這片幸福的場景。起初大家以為這只是一場生日聚會,後來才明白這是君明安排的派對,是他承諾要做的。這是所有人都忘不了的一天。



36 views0 comments

Comments


bottom of page